阿玖

浮生梦忆

    银发白衣的少年一手撑地,单膝跪在这漫山遍野的曼珠沙华中,鲜红的花轻轻摇曳,将少年衬托的更显清瘦与脆弱。银发如瀑散乱的披着,一身白衣上满是血污的他就犹如一个折翼的天使坠入了这万丈红尘一般。

     拼尽最后一力逃到忘忧川的他大口的喘息着,不用检查便也知道由于自家哥哥那一掌打的自己已经近乎灵力尽失。少年垂下头,银发亦随之滑落,遮住他姣好的面容,令人想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抿嘴沉默了片刻,少年低低的笑了。“呵,你还没杀我吗,明明是。。。可以的啊,你终于心疼你的弟弟了吗。”。垂眸看向地上的一株曼珠沙华,微翘纤长的睫毛轻颤掩盖住眼底闪过的一丝迷茫与混乱,而这一丝情绪也是转瞬即逝,许是想到了什么,少年苍白的脸渐渐浮上一层阴霾,额上青筋暴起,周身都萦绕着一股戾气,一把将那株曼珠沙华连根扯起揉碎抛掷一旁低吼出声“凭什么!我才是你弟弟!你凭什么将我禁锢在天柱中不管不问!不就是为了所谓的普度众生!凭什么!他们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我不需要你这样对弱者的同情!”突然暴怒的啊少年近乎癫狂的喊着,一拳捶打在地上,沾满了泥土的手上伤痕触目惊心,鲜血淋漓,只需看上一眼便知道少年是用了多大的力。不远处匍匐的凶兽们为这戾气所震慑纷纷如惊弓之鸟一般的逃窜离去,只有不远处的女娲石还静静的伫立在那儿。少年自嘲一笑,“怎么,连你们都这样了吗。”少年顿了顿,面色渐渐放缓,也不管沈巍是否听得到,一个人兀自说着“哥,你知不知道,天柱里只有我一个人,里面真的好冷,好孤单,那寒气都可以冷到骨子里,你知道吗,就像针扎一样的疼,淮淮真的好疼。”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低醇的少年嗓音几乎可以让人沉溺其中。“淮淮总是想啊,哥哥怎么还不来看看淮淮呢,淮淮那么想哥哥,那淮淮就得自己想办法出来看哥哥啊,这样哥哥就会来看淮淮了。。”忘忧川内阴风悲啸,好似在应和着少年,轻轻将那轻柔的话语吹散,也吹散了那温柔中的偏执。

     倏地,少年喷出一口鲜血,浸染了鲜血的更加娇艳。火红的花将少年的脸映的更加苍白,此刻的他就像一支枯萎的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消失在这天地间。他瘦弱的身子晃了晃,终究是撑不住颓然倒地。少年眼神迷离 ,喃喃自语道“哥哥,真的。。。是淮淮错了吗。。”他在也抵挡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倦意,就这样沉沉睡去,但他没发现,就在他闭眼的那一刻,女娲石突然绽出了柔和的金光,笼罩住了陷入沉睡之中的少年,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睡梦中的少年微微蹙眉,似乎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 鬼面个人向【浮生梦忆】序—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