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玖

无可奉告(2)

·鎩翎星·
“嗤……”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几不可闻,卡米尔警觉的回头,发现这颗子弹直冲着自家大哥的后心而去,“大哥!”
“叮!”雷狮漫不经心的一挥锤,“卡米尔,定力还是不够啊。小小子弹,能耐我何。”“砰!”原本掉落在地的子弹突然爆炸,一时间烟雾弥漫。“这个特制的子弹既会爆炸还有迷药的效果,威力还不错,看来是用不上最强效的了。”对方心头大喜却仍不敢放松。
“嗤,嗤……”子弹射击的愈发密集,见那边没了动静,便停了下来,嗤笑一声:“所谓宇宙海盗也不过如此。”
“哦,是吗,不过如此?”少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本少年的嗓音是略带磁性的少年音,此刻听来却冰冷刺骨,令人毛骨悚然。为首的人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剑,猛的向后一挥手,与雷狮乒乒乓乓的过了几招。两人各自后退了几步,雷狮感觉脸上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下,随意的抬手一抹,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鲜血,突然笑了:“身手还不错,就是枪法和脑子太弱鸡。想出个这么傻屌的计划就匆匆跑来攻打我的基地,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点。”
“。。。你不要太狂妄自大。”为首的人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
“狂妄自大?”雷狮不屑的看着他,“对啊,我就狂妄自大,我有这个资本,你呢,”雷狮挥出锤子抵在那人胸前:“不过是一介蝼蚁。你来不过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罢了。”雷狮笑的张狂,紫眸里满是不屑与讥讽。“哦,是吗。你不要高兴太早,雷狮。”为首的人拍拍手,雷狮的警卫队掉转枪头,指向了雷狮。雷狮原本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眼底一片寒冰:“是谁背叛了我。”警卫队队长后退几步站在了首领身边,单膝跪地,将手枪按在胸口:“抱歉,老大,我这也是无奈之举,还望海涵。”
“很好,很好。是他们监禁了你的家人还是厚利相诱?”雷狮冷冷的看着他“也不必说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背叛了我。”雷狮面色阴沉的扫视一圈,基地里的人都想他们四人走来,双目无神,面色蜡黄。动作无比僵硬。
雷狮卡米尔佩利帕洛斯四人围成一个圈面向敌人与昔日的战友,雷狮面色愈发阴沉。“大哥,他们怕是因为这几个叛乱的人下了药被控制了,这个绝计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做到的。他们怕是有更大的阴谋。”雷狮挥挥手:“大不了杀出一条血路。我雷狮从来不怕死。”四人纷纷掏出手枪拉下扳机,雷狮将枪口对准警卫队队长:“你是知道我的规矩的。”雷狮怒极反笑:“叛我者,死。”雷狮瞟了瞟身边的卡米尔,四人同时出手,雷狮第一个点射打穿了警卫队队长的头颅。
“ko,爆头。”
“多谢你的大礼啊,”雷狮与首领兵刃相交时邪邪一笑,那盛世美颜让首领愣了愣,雷狮开始占了上风:“那我礼节性的是否该回个礼呢?”雷狮一边说着招式却是愈发凌厉。雷狮昂头喊道:“卡米尔!”
余下的三人眼神交汇,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卡米尔减轻自身重力以最快的速度赶至雷狮身边接替了雷狮的位置,雷狮高举雷神之锤,头巾被吹的猎猎生风,桀骜不驯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讥讽的神情,帕洛斯凝结起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周遭的死物,佩利则射杀着他身边试图攻击他的人。首领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们居然是天生就有元力的一群怪物。。。是我情报网不够强大意了。”卡米尔冷着脸一脚踹上他的腹部:“不,是你太智障。既然你知道了这个秘密,而只有死人的嘴永远不会张开,”首领被踹出十米远,猛的喷出一口血“那么,就请你去死吧。”首领瞪大双眼几乎要迸出血来,求饶的话尚在口边还未发出声就被接下来的一颗小型炸弹给爆了头。卡米尔看着脑浆迸溅血肉模糊的首领一言不发,只留下了轻蔑的一声
“啧。”
雷狮快速念着上古咒语,以雷将黑洞引至叛军上方,手腕一动,具有爆炸性的黑洞落下。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去死吧。”数万大军灰飞烟灭,当灰烬散去,空中静静的悬着四个烫金信封。四人将信封拿下只见信封上写着:
凹凸学院

评论

热度(3)